国际易学 >> 阴阳风水 返回上一步

蜻蜒点水仰天恩——华国锋祖屋

发布时间:2018-06-28   浏览次数:67次
     华国锋是山西交城县人,出生于一九二一年。虽然他早期的经历不详,但很清楚的事实,就是他的成就并非“一登龙门”之流,而是经历过长时期的奋斗。以他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能够在中共人材济济的政坛中脱颖而出实在不易,前王洪文手下食客(负责看相选人)天山居士,以华国锋的阴、阳二宅及面相命格都作出了详细分析。

  天山居士是北方人,所以对山西一带的地理环境十分熟识。他自懂事起便接受师父的教导,对阴阳五行,风水龙气加以研究。可是有一点师父再三嘱咐:无论找到什么风水宝地,都不可以自用;只可以协助有缘之士享用。原来天山居土的先人多代为状师,专替别人告状和洗脱罪名,所以积下不少孽债,偌然后世不再积福的话,定有灾祸降临。

  在日本攻占中国期间,山西是中共的农村根据地,广阔的农村控制权一直落在中共手中,天山居士无事可做,在举家逃到山西后他便到处研究风水不理国事,这时候,很多的村民对他十分不满,认为他不对国家尽力,乃是汉奸之流,所以曾多次不准他进入祠堂祭祀。在三十五岁这年的重阳节,为了对先人表示孝道,他起早便买了酒肉到祠堂拜祭,但同样受到村人的阻挡。他被人推倒在地上,这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喝令村人停手。于是他下意识地抬头一望,看见站在他面前约三尺远的地方有一位年约六十的老人,那苍白的鬓发和稀疏的胡须给他的感觉就是一派慈祥硬朗气势,十分有亲切感,原来这就是华国锋的父亲。华父是一个前清举人,在村中享有极高的声誉,平日除了替村中子弟学习书本知识之外,便是为村人的事情奔走。如子女的改名、夫妻争吵的调停人和书写对联等。

  当日早上他替一陈姓人家出生的女儿改名,回家路经祠堂,知道天山居士的事情,心中有所不忍,便挺身而出,替他说了一些公道话。他对村民说:“现在国难当头,全国都受到兵祸的影响,为国民者理应为国捐躯,现时的国共合作不能强求,况且迷信风水是个人爱好。我们又怎能干涉呢!”村民听了华父的话初时感到十分惊讶,但是过了一会便平静下来,这时推倒天山居士的青年亦走上前去伸手把他拉起,替他把身上的泥尘拍净。

  天山居士深感老者的帮助,便上前向他道谢。华父见天山居士为人孝顺,所以对他印象甚佳,并邀请他到家中倾谈。天山居士见得华父的诚意自己又感谢他的帮助,所以立刻答应,跟华父到其家中倾谈。言谈中,知道华父有一儿名文威,年已二十,虽然机敏过人颇有才气,但不知何故往往都是差一点才能晋身官职。例如文威十九岁那年夏天,便有一个机会晋身山西省交城县委书记,谁知上级竟然直接派了一名人员到任,这种情况十分少有,连华文威自己也吓了一跳。天山居士听了之后,心中暗想可能华父家的阴、阳二宅可能有些问题,所以便告诉华父有关自己的身世,华父听后便马上偕同天山居土到祖坟之处,堪察一番。

    华家祖坟的结穴处乃是由风水先生选择,所以位置本来亦算不错,天山居士初时并不能清楚看出什么不善之处。天山居士看了数遍,总是看不出为何先前的风水先生会建议华家祖先在此结穴。于是他便先回家中,再行细心研究。为了方便了解事情的奥妙,天山居士叫华父回忆时风水先生与祖先谈话,不过华父根本没有问其先人有关龙穴之事,所以也无从说起。只依稀记得父辈曾对他说过,华家是可以有贵人的,不过要自己努力、一步步的爬上去才行,万万不能操之过急,希望一登龙门,声价十倍。

    第二天大清早,天山居士又亲自到墓穴附近探察地形。他在一高约百米的山岗处向下望,山岗的对面就是华家祖坟的结穴处。只见结穴之地对开之处有一条小河横流,水流平静而且清澈。河的左边乃是阡陌稻田,右面却是十分奇怪,山西文城县本来树木不多,但这里却是十分广阔的灌木林,中间为一列山脉分隔,所以远望乃是酷似一只蜻蜒。“难道这就是蜻蜒点水之地?”天山居土内心暗喜。“蜻蜒点水”之地在风水龙脉之福荫中乃是中上分地,蜻蜓点水有如雨点多,却不大。所以受恩的人只能慢慢地努力工作,会子孙满堂,恩受不尽,如果操之过急的话可能会危及将来。现在即然华宅得不到什么,这里在风水上定还有不足之处。经过一番堪察之后,他终于找到问题所在。原来蜻蜓之口根本不能沾到河里的水,坟墓的前面虽然有河流过,但因为地理关系,河与坟之间隔着了一块巨大的花岗石,使地面上寸草不生,连一点“水”气也沾不到。华父知道之后便急问天山居士有何补救善法。天山居士想了很久便叫华父植—些小树于坟墓与河滇之间,若因为岩所阴未能成功的话,则可凿去岸石的部分、让树根伸展下去便可。因为树可以替蜻蜓做一个点水的媒介,蜻蜓虽未能吸水也可以透过树叶、树根得到水份。这做法便可避免直接引水而伤及龙穴,又可以吸取“水”气,实在是两全其美。

    经过一个多月的工作,一切事情都办妥了,而经如此一调整,华文威终于在二十四岁那年出任共产党山西省交城县委书记,两年后更升任阳曲县委书记兼地立部队政委。

    当年华父把蜻蜒点水的龙穴引顺之后,天山居土再向华父进一计,就是把阳宅的风水修改一下。当年的华家位于一小村落的中央地带,四面有果树及鸡鸭养场。屋的形状近似方形,一点气势也没有,天山居土认为此格乃是死格,不能配合蜻蜒点水的气势,必须加以修改才可助后代发展。而坟墓的福荫又并不合大发之格,所以屋的修建不宜太大变动,只需小改便可。在屋的角加建了龙槽四道,结果加上四檐之后便大为改观,马上变成大鹏展翅。

  天山居士又发觉蜻蜒点水只发武才,而华文威之名和风水犯了相克,所以天山居士建议改为武名,于是华父就以当时“中华抗日救国先锋队”的队名抽出华国锋三个字。于是华文威改为华国锋,可见五行之术是一个十分奥妙而复杂的学问。

    当屋檐改建好之后,天山居士亦请辞,而且华国锋亦开始在中共党内得一个位置。临行之时,天山居士最后指点华父曰:“这一带的地理形势是肥田分水的格局,外界环境更不容许你家子孙胡乱登,在适当的时机一定要把机会分给别人,宁愿自己受到一些拖滞。”天山居士对华父说完这些后便走了,华父听后良久也理不出—丝头绪。在华国锋踏入二十三岁这一年,华父终于不能忍受,所以决意四处访寻天山居士问个究竟。消息传到天山居土的耳中,一方面觉得恩人事岂能不理,另外又恐怕华家自作主张,把阳宅风水破坏,所以写了一封信给华父家,信中指出华宅的外围形格乃肥田之格,华家在龙气影响下,可能大富大贵不过因为分水之势既定,两边路旁的水渠令到肥水定要与别人分享,正所谓独食难肥。不过华国锋并不是韭菜格,韭菜格乃是长期永不会太旺。他那肥田分水却不同,没有旺之日,无盛极而衰之期。

  据说华父接到信时,起初还半信半疑,后来想到邻村的王四洋的时候便立刻平静下来。王四洋是一个贩肉商人,屋外四周亦成肥田分水之格,但是他生成一派菜命,“韭菜仔长即剪短,韭菜命盛极而衰,衰时要蚀本者也。”所以他的生意,定时好时坏。时间渐过,华国锋一直努力工作,并且有了一位好妻子,且得子女数人。一九六六年五月,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发布“五一六通知”之后,“文化大革命”在各地普遍开展。华国锋和张平华等实权派失去职权,灵验了“肥田分水”之格局,不过,一九七一年“林彪事件”发生,林的亲信被清算斗争,华国锋地位急剧增高,调到中共中央工作。这一来,大旺之日又来,而且愈“长”愈旺。

  从一九七一年的十一月开始华国锋便调到北京工作,直接受命于周恩来之下。由于华氏是拥毛派,在任何场合都能贯彻毛泽东主义,所以深得周恩来赏识。一九七一年一月,他终于出席中共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被任命为国务副总理兼公安部长。

到了这一个阶段,蜻艇点水已不再提“伏飞”之期,他已经振翅高飞,与大殿翼互相配合,华国锋出头之日已近,只要他继续努力便行。一九七七年七月,华国锋出席中央三中全会,会中通过三项决议,其中一项乃是选取华国锋为中共中央主席及中央军委主席。次年三月,经五届全国人民代表会第一次会议,他便被任命为国务院总理。  

虽华国锋身兼重职,可叹命运既定,蜻蜒点水之势所限不宜长期位处大水之中,而且分水之路也不容许他久处肥水而旺,若虽如此,可能招至杀身之锅,故华国锋终于答应邓小平的意见。在1980年秋正式辞去国务院总理一职,由赵紫阳代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