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 >> 阴阳风水 返回上一步

纱帽山上有太平顶,真龙结穴富贵双全

发布时间:2017-12-12   浏览次数:329次

  

 

风水差一线,富贵不相见。是说虽然是一处好风水,在立向上是非常有讲究的。如果是子午卯酉是正向,别说是差一度,就是在中心位上差上三度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若是四隅之向,若是在关健上差上一线,还真是富贵贫贱两相见了。有点佛教常识的人都比较熟知禅宗六祖慧能,他的偈语更是做为后人参悟佛学的经典,“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关于他们家的风水在立向上就完全验证了这一点。

相传在唐武德年间,有一位民间秘宗风水大师,千里寻龙追穴来到广东的新州地界,被当地集成上洞村的某一位大财主聘请为其点一处风水宝穴,以求富贵永远,子孙高官厚禄。怎奈那位财主为人吝啬,招待风水大师不周,大师难以忍耐,因而出得门去,一路行到龙山麓惠能母子住的山房前,却受到了惠能母子的殷勤款待,到了晚间,母子在家搭一板床供大师睡觉休息,因搭床的床凳高矮不齐,大师翻身时床不时摇动,使大师夜晚难以入眠,惠能听到后心中不安,他就潜入大师的床下,用自己的手垫在床凳之间,使床不再摇动,大师在床上熟睡后一个翻转身,惠能的手被床凳压的太重,忍不住痛而泄声,被大师听到后,忙起床燃灯观看,见慧能在床下为自己垫扶,这位风水大师很是感动,随机叫慧能出来就枕休息。到了第二天,风水大师对慧能的母亲说,你的先人有未正式安葬的吗?慧能母亲说,丈夫卢行蹈亡了已三载,尚无坟地正式安葬,。大师说:那好,我在上洞财主家为其看风水时,已发现有一处上等风水宝地,因那财主不善,我未点给他用,你母子这样诚心待我,此风水宝地应当送给你家。此穴在你家房的右侧,可用作葬你的丈夫,但不知你们是要九代状元,还是要万代香烟;      慧能母亲讲:我丈夫在世时当了个小官吏,还要从范阳贬来这新州,受尽这般磨难,我们还是安分守己,平平安安过日子为好。什么九朝状元,我们不追求,能求万代香烟,就是我们家最大的期盼了。大师听此言叹到:你儿子是肉身菩萨,此地也合该你们葬先人。那穴的形式,背山三宝佛。顶峰高耸,落脉酷似活龙蜿蜒而下,前向近处一字书案,远则笔架山横列,格局宏大,气势非凡,举世无双。墓穴应为南北正向,顺龙结穴,其后人可以大魁天下,出九朝状元。你家若不要九朝状元,而要万代香烟,那就要改线立东西寅山申向之穴,背空朝空,这样就会出一位享受万代香烟的大人物。大师去后,慧能母亲依大师所言葬下丈夫卢行蹈的骨植,后来,惠能出家成佛,真的成为了享受万代香烟的一代大师六祖。

青州为古老中国的九州之一,自古青州人杰地灵,被称为风水宝地。龙脉发于蒙山,一路浩浩荡荡,势如万马奔腾,渴龙奔海,大顿小伏,逶迤腾转,势如破竹,活泼向前,到了青州之南,偶逢一凤凰下蛋,甚是好奇,嘎然而止,急促的龙脉堆起一座云门山,龙脉在未向前,也在云门山的北面成就了一座千年青州城。只不过到了后来因为水系的改变和铁路公路的修建对青州城产生了反弓作用,青州的风水遭到了破坏,青州逐渐脱离了政治和经济文化的中心,成为了山东一个普通的县城。虽然青州的风水遭到了破坏,但青州的龙脉并未受到严重的影响,为此,若从阴基葬先人的角度来分析,从青州的来龙上还是可以选择风水宝地的。前段时间,应张先生之邀,前往青州为张先生的祖上选一处墓地,张先生十分重视墓地对后人的影响,为其祖上选择墓穴的条件也要求比较高,既要求后代财运旺盛,又要求后代能出高官,还要后代人丁旺盛。这样的需求在选择墓地上的条件是比较苛刻的,他即要求所结穴的龙脉必须是主龙脉而发枝结穴,又要父母需端庄雄厚,气势非凡,阳龙吐穴。又要求水法必须合局,天门开,地户闭,罗城严谨,合度合法。还要龙虎大美,护穴有力,而且最主要的是要有朝山。古人云:“要想出官,必见朝山,没有朝山不出官”。风水之贵之识朝,朝山不识术不高。由此可见,一个墓地出不出官贵,关健在于穴星前是否有朝山。龙虎主人,水主财富,朝山是主官贵的。对于朝山主官贵在风水上是有很多讲究的。一是先论坐山,坐山的父母山要敦厚强实,龙脉要足,神态饱满。古人云:“坐下若无真龙脉,面前空叠万重山”。所以父母山是其官贵的基础。二是朝山要有情,不是穴前所有对过的山或者是任意在穴地前选取一座山就可以做为朝山的,朝山有情就是朝山要呈拱揖状方可,也就是说风水书上讲的朝山要拱,使其宾主相配,情意相孚为吉。如果来山不拱,不但不出官贵,还会灾祸连连。三是朝山要做到远不能散,近不能逼,所谓远不能散,近不能逼是说朝山如果远,但不能散乱,散乱则无贵气可言。所谓近不能逼,就是朝山离结穴处近,但不可形成逼压的态势。古人云:“主要欺客客迎主,宾主分明插真穴”。四是远朝不如近朝,近朝发贵最快。朝山离的近,开面有情,高低合度,乃为上等朝山。古人云:近朝若是来拱揖,葬下三年官必提。由此可知,近朝是催官贵的上乘品良。循青州云门山的主龙脉南寻几十公里处,有这样一处宝地,正符合此等要求,我们在路边停下车来,看公路的北面有一大格局之所,气势宏大,两旁龙虎有力,龙体从中心平顶处辞楼下殿,落下一脉,应是结阳穴之处。看来当地人也知道这里是一处风水宝地,山的下面葬了不少的坟墓,有旧坟也有新墓,并且有几处还修的比较豪华气派。这些墓地大都修在合襟水的水道上,但也有些较好的,修在结穴落脉处的的下方,我带着张先生还有我的弟子小杨,找寻是否有上山的捷径,无道可寻我们便踏着脚下的山石慢慢的向山上攀登。攀登到结穴之处,向四周望去,让人心旷神怡,不禁为大自然的杰作造化所欢欣,只见平缓的石坡上出现一处草木茂盛的结穴平地,测得结穴之向为子山午向186度,站在结穴处放眼是朝山是玉带蟒袍有情相拱,明堂中有南北的一座石桥,一条公路从东南巽方曲曲而来,路过公路桥又曲转向东北方向而去,好象是转门来朝觐后而又离去,桥下是一条从西南方而来到东去的一条河流,天门开,地户闭。水法完美。看后面是父母山顶平雄伟,高大浑壮,树木苍翠,生机勃勃,东面的龙砂护的有力,西面的虎砂合抱有情,虎砂与乐山之间的脉上还有一石龟相护。两边的合襟水汇聚于山前流入前面的河中,真乃为天造之穴。正符合张先生所要求之地也。我不禁感叹到,福地福人居,张先生的先人何时修的此福。

下得山来,有一看山老人主动与我们打招呼,我们问其山名,看山人告知,此山名为纱帽山,我们攀爬上的中间一脉当地人称太平顶。

这正是:辞楼下殿结真穴,

朝山相拱贵气多,

葬下先人后人福,

            子孙乌纱坐朝阁。